毫不避嫌地左一个调查

2017-10-14 07:22

1月30日上午,有网友发帖“今天年初八开工日,南湾市场监督所仍对外称不办公。南都记者王子荣在该所会议室看到,上班时间包括所长、副主任科员在内正忙于搓麻。据称领导带头从初八打到十五已是多年来的传统,人称‘打麻将的工商所’。”

有关方面讲“他律”就积极,谈“自律”就消极,对民间的“开工逗利是”可以发出倡议,要求提升道德水平,但对“公务员上班赌博”这种明显违法违规的事件,却态度暧昧。

从网民言论看,人们除了对“打麻将公务员”提出批评之外,有较多网民反映类似现象很常见。有新浪微博网友“青枫明烨”认为“不稀奇啊,市政府统一布置的惯例了,在正月十五之前各公务员岗位和相关事业单位都是能休息就休息,有人的地方也没几个人,以拜年为主(好多图书馆的分馆都关门)。”

1、事件发生后的24小时内,众多涉事机构做了什么?还是什么都没做?

舆论危机的应对,核心在于说服人,而不是糊弄人。在这起“开工打麻将”事件中,围观者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纪检监察部门的身影,也没有看到执法部门的态度,反而是龙岗分局和市局,毫不避嫌地左一个“调查”,右一个“通报”,又是开会,又是整风。

2月2日晚,深圳市市场监管局通报称,“该所工作人员上班时间打麻将情况属实,南湾所所长黄耿飚先行免职,目前参与事件的7名工作人员正接受组织调查。”

据报道称“龙岗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30日上午看到网上出现的消息后, 立即介入调查。”那么,从30日上午到31日接受采访,除了所谓的“调查”,涉事机构比如说龙岗分局都做了什么?

该事件最开始于1月30日上午微博上的几张图片曝光。1月31日开始在网络论坛传播。2月1日羊城晚报进行报道,才大范围传播开来。

稍有“常识”和“经验”的人应该知道,性质如此恶劣的行为一旦被拍到铁证,被传上网,那就难以简单平息。这时候,如果有关机构真的是去“调查”了,至少应该跟外界说一声“我知道了,我在调查”。否则,围观的那么多人,就不知道你在调查,还以为你也在搓麻。

24小时,黄金般的24小时,宝贵的一天,“调查”是应该的,但表明你的立场,显示你的存在,回应一下舆情更是要争分夺秒去做的。因为事件已经发生,再多的解释或者逃避都无济于事。此时亡羊补牢,就是要让舆论对监管部门有信心,让围观者感知到纪检监察或执法部门对事件处置的效率和决心,由不得闷声搞调查。

问题是,这不是一个多么复杂曲折的事情。再加上是以组图的形式曝光的,事件本身值得调查的地方已经公之于众了,麻将桌、钞票再加上各位官员惊恐的脸,事件的性质已经像光屁股的小孩一样赤裸裸了。这时候还要扭扭捏捏,摆谱,搞调查,大检查,是一种心虚和没有诚意的表现。不仅无补于事,而且会导致与此事相关的整个行政系统都被牵连,被抹黑。

2月1日,羊城晚报报道称,“南湾所所长黄耿飚接受采访时表示承认”。“龙岗分局表示已对南湾所上班打麻将进行通报批评,具体处理结果出来后将向社会公布”。

当然,在整个事件的后续发酵中,拖沓和含混不清不仅仅存在于最初的24小时。在2月1日见报之前,如果稍有回应,那么后来的媒体文本就会比较平衡和积极,但没有!在2月2日市局给出通报之前,龙岗分局应该就涉事人员的定性和处理以及麻将桌的来历有所交代,也没有!龙岗分局的调查结论,更像是帮助涉事公务员度过危机而非其所谓的“严肃处理”。对于市民投诉提出的“南湾所一直有‘年初八一直打到元宵节’的‘传统’”,龙岗分局在不经查证的前提下就以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工作繁忙为由,否认上述可能,庇护的痕迹过于明显。

“针对节后某些单位存在滥发“开工利是”、个别人员串门上门要红包等问题,宝安团区委、区青联通过发出倡议书。其中,宝安区青年联合会发出“文明拜年、从我做起”的倡议,提倡文明拜年,以真挚、健康、高尚的方式表达人伦之情,未婚青年自觉做到不上门兜要“红包”。”

且不说这样的调查出来的结果有多少客观性可言,仅仅从围观者的角度看,这种自查自纠的方式能让愤怒的舆论熄火吗?很难!

这个倡议,虽然和民间习俗和地方文化有矛盾之处,但初衷是好的。出于一片廉洁之心,倡导廉洁的文明,本该是可以理解的。但事有恰巧,刚好在这个倡议出来之后,开工当天,就爆出了“公务员开工打麻将”的丑闻,使得这样美好的初衷遭遇了无情的反讽。围观者很容易产生这样一种观感: